马格纳斯绿盐
一些想法。
7月26日电邮:与网络世界相处
做个好人,难且值得。

(原文略有改动,标题是我加的)

18级各位:

期末季加招生季,大家应该或多或少接触了不少网络上跟北大有关的形形色色的内容。网络生活已经是大家生活中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大家也基本上是国内网络普及之后,网络伴随了整个成长经历的第一批人。随着时间的推移,网络的形态不断发生变化,不断有事物产生或者消亡。网络也以种种形式与现实生活发生关联。

网络的普及,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络的发展,用户基数的扩大和构成的改变明确地改变了网络的环境。10年或者15年前,当网络的受众还是少数人的时候,网络被视为可以超脱于现实中的种种顾虑和限制、进行思想交流甚至交锋的平台,和匿名化的、能够畅所欲言的平台。彼时的互联网被赋予和很多美好的想象,许多人期待互联网能够消除各个层面的壁垒,让不同人能够更充分地交流和理解。

无疑,今天这样的愿景并没有实现。大众时代的网络背后身份、背景相差悬殊的用户,难以在共识基础上进行深刻的讨论;网络与现实生活、现实身份的紧密结合,以及网络所有历史都有迹可循的特性,也无法提供真正的匿名空间。与有效交流、消除差异尝试的高成本所对应的,则是通过引导情绪、贩卖焦虑、集聚流量的低成本及高收益。这样的网络空间下的言论必然是两极化的,即大量四平八稳甚至无趣的发言,及部分极端偏激的发言。

真实生活中没有无懈可击的“圣人”,更不存在不经历成长、思想始终稳定如一的“圣人”,但网络上随时可对人评价、可以随时对历史“挖坟”的特性,实际上要求一个人唯有成为“圣人”,才不会被热衷于“打脸”的大众所攻讦。这种评判又随着网络身份与现实身份、网络生活于现实生活界限可以轻易被打破的情况愈发严重。在这种情况下,维持网络世界中中庸的人设,而不是真的发表见解、参与讨论,是完全正常的选择。而极端言论因为能够最大程度的吸引受众、获得利益,自然不需要考虑这样的舆论风险,而且越是极端的言论越发能够吸引眼球、赢取死忠。何况,资本与专业技能加持下的“反转”和“洗白”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身为大学生,如今的网络环境给大家造成冲击与困扰是完全正常的。网络使多数人得到发声的能力,曾一度被设想为构建新的民主的开始,但在现实中却经常反映为上层或资本绕过传统的知识阶层,而直接引诱或煽动大多数形成舆论。在这一过程中,中产阶级,或者知识阶层的经济、政治权,尤其是曾经引以为傲的、由教育带来的独立思考的能力与以专业技能为基础的话语权都受到了极大冲击。甚至作为个体,还直接成为焦虑情绪的承接者。

因此,在这样的环境中随波逐流是危险的,你会不仅一无所有,并且不快乐和幸福。技术仍然在发展,网络与现实生活的互动仍然在继续。在这里需要提醒大家的,首先是务必保护好自己的个人信息;其次是尽量不在网络上留下极端的、偏激的发言的痕迹;然后,不要沉迷与网络的情绪之中,多一笑而过,因为你花再多工夫也无法说服对手,多在三次元中接触真实的生活。

如何与这样的网络世界相处?未来也许会有更加全面完善的方式。但我们也不是无所依凭。你可以选择保有知识分子的清醒与精英意识,与“庸众”保持距离,继续思考,并对寂寞安之若素;你可以选择“到群众中去”,真正了解真正的“人民群众”的所思所想所需,“成为劳苦大众中的一份子,与人民结合起来”;你当然也可以选择进入资本或者组织之中,修习操控流量、在互联网中吸金、变现的技术与手段。而无论那一种,都好过身处漩涡之中,既想批判又感到无力,既被忽悠又无力抗拒,既渴望高尚又无法摆脱物质的纠结与矛盾之中。——这正是所谓的“小布尔乔亚”的劣根性。

不管在什么环境中,请大家记得猛大所说的:做个好人,难且值得。

天气炎热 上网冲浪


ZZY


最后修改于 2019-08-11